鼹鼠

鼹鼠的故事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梦里有让人不愿醒来的星空和海。
  那是我梦里第一次出现如此清晰的画面,那种绚烂是不能完全用文字描述出来的……因此,在这里我只能尽我所能来呈现出这辈子都不会有幸见到第二次的宁静又绚烂的透着撒碎光芒的深蓝色
  “看”我梦里的导游小姐就如同现实中的导游小姐,她们用着同样的上扬语调说着同样的话,索然无味。但是我打算用跟现实一样的敷衍态度去结束这个场景的想法在我抬头的那一瞬间支离破碎。
  我当时站在一个观望台上,观望台并不是水泥筑成的,它是一个红色的很大的铁架子。
  因为有云彩遮住了一角星空,所以我变换着角度,无意识的从台上下来。
  星星以月亮为背景聚拢在一起,并非是一团一团紧凑到满满当当,它们零零散散的在月亮的范围里,月亮也出奇的大,几乎占据了半个海平面。不过,我所说的海平面并不是现实知道的海平面。我梦里的海倒不如说是个一端是池塘,一端是大海,就像是细颈花瓶。而我身处在细颈花瓶的颈部,那里有普通池塘和这个大海池塘,我站在它们中间的一个宽广地区。普通池塘里有荷花,有荷叶,是真真正正的普通池塘。
  我又慢慢地走到大海池塘的右侧,为了绕开那朵云彩。我终于看清楚了,我就像对那片星空有这强烈到病态的执着一样,不停的往前走。
  “噗通”我掉到了海里。
  我的确像是感到了夜晚大海里特有的清新与凉爽,那个海里似乎浸满了星星,不知道是星星的光,还是星星本人。不过,星星的光大抵也不是它自己的。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然后我的指尖触到了底部的鹅卵石,当我的头再度冒出水面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想摆动手臂让自己停留在水面上,但是我的脑子里有个直觉让我即将开始的动作停下来,于是……我照着直觉做了。然后我就站在了鹅卵石上,鹅卵石因为重物的到来而互相挤压,发出来不算友好的声音。我的头和肩膀也稳稳的待在水面上
  “喂,再怎么高兴也不至于跳下去吧”我的左耳略先听到了这般带有调笑意味的男声
  “快上来吧”从远处赶来的女孩略有担忧,这次是右耳先听到的。我像是随意嗯了一声便双手撑起白石砖准备上来,双手撑了两次才上岸,当我上岸后转过身的一刹那,海上起浪了。
  浪把月下的海面翻腾起来,有一处地方像是草原上的鼓包,凸起的一大块,浪盖过又离开,显得那出鼓包像个小山。
  写到这里,梦就快结束了。但是我写作时的脑子却不正经的编起了故事——“神创造了光给太阳,而太阳转而把一半的光借给了月亮。但是月亮不似太阳,它冷冷清清的,不屑于这刺眼的光,于是、它把光一半的一半分给了星星们。最后,那些琐碎的星星们无暇顾及的光全部都归属于大海了。”
  不管是这篇文章还是上面的故事,我都写的如此乏味至极,但是我确实梦到了这样的大海池塘。可惜我是个三流写手,完全写不出它的妙处,反倒越看越像是胡言乱语。

521的小小小甜饼

#ooc,ooc,ooc
#曲筱绡视角

      安迪
  
  
  我心昭昭,天地可表。
  
  安迪第一次听见我说这句话的时候,难得的失态,大概是被我眼里的深情以及被从我嘴里也可以冒出有文化的句子这件事吓到了,视觉和心灵的双重刷新,就算是安迪也受不了。不过万幸,安迪马上就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恢复了以往温和的笑容,声调轻快的问我:“小曲 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安迪眉眼弯弯,看不出嘲笑我的意思,我也不好发作,只好佯装生气的回答:“安迪你什么意思呀——就算是人家,也会看一两眼书的好不好!”鼓起脸颊,不服气般的嘟起嘴,哼哼唧唧两声后才回答了安迪问的问题:“我爱你的心意向太阳一样明亮,天地都可以证明”
  
  没想到安迪听完了露出惊喜的表情,眼睛睁得大大的 ,里面闪闪发光,比我看到的所有景色都要美得多,我被那双眼睛迷住了,抬起头,瞪着眼,直直的往那双眼里望,连眼都不舍得眨,把眼睛瞪得又酸又涩,可还是移不开眼,直至这时,我才明白了我的前男友赵启平发给我的微信是什么意思。“今夜,你的眼睛是最亮的星”何止是夜,眼前这双星星,即使在白天都亮得让人闪不开眼,笑嘻嘻的趁安迪没反应过来就搂住她的腰“嘻嘻,安迪,我爱你哦,超级超级爱哦——”
  
  看着安迪开始要挣扎开,但是听到自己的话后又慢慢放松,然后做了一件令我欢呼雀跃的事,她回抱了我

*飞鸟症
  我是自杀而亡,现在我漂流而下,尸体随着腐叶在河流中打转。
  而就在我前几个小时刚吞下了一瓶卡尔莫钦的口腔里,有一只飞鸟顶开我的贝齿,撑开我已经僵硬的下颌,盘旋而上,那是一只白色的,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的,羽翼未丰,一只白鸟。跟我生前毫无半点相同之处。
  那只鸟现在正落在枝桠上,而我,我的灵魂在它的身后飘着。我好像是能控制这只鸟,当我不知道要干什么,或者说是,我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一个已死之人,能做什么?这飞鸟自己生前也是见过的,都说那是自杀者终日徘徊在心爱的人身边。而我生前无爱无恨,就连对这世间万物的最后一点爱,也都在灵魂离体的时候飘到了云端上,我哪还有什么所爱之人?

  我这软弱可欺的个性,绝对不具有复仇这种能力。况且对方若是想到了什么绝好的阴谋,把罪状全部砸在我的身上,那我该如何是好?我会被世人嘲笑。不,就算是平时,即使嘴上不说,我知道他们也是从没看得起我。说不定,说不定那些聪明的人,拿眼睛一扫,便看出了我那肮脏的本质——自作聪明,犹豫不决,偷奸耍滑,自私自利,好吃懒做…
  啊!真是的……只要一想到这,我便冷汗直流,战战兢兢,内心仿佛不停的颤抖——明白了,这便是世人常说的心虚吧?不对,若是心虚的话,心跳的应该更为明显。对了!这是凑近垃圾堆的恶心感,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我咬着唇上因为干燥而翘起的皮。心中却犹如雷霆直劈,我已经将自己当做连臭虫都不如的污垢了,我不由得想呜咽出声,可惜胸膛中的那股粘稠的,透着灰暗的不明不白的恶心感挡住了呜咽声的去路。于是,我双手扣住喉咙,试图把恶心感全部赶走,但是。无论怎样都没有用了,我已经没有办法赶走它了,因为我连臭虫都不如了,我是下水道的污垢,蝇虫徘徊的垃圾堆。
  
  我已经放弃我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