鼹鼠

鼹鼠的故事

  我的梦里有让人不愿醒来的星空和海。
  那是我梦里第一次出现如此清晰的画面,那种绚烂是不能完全用文字描述出来的……因此,在这里我只能尽我所能来呈现出这辈子都不会有幸见到第二次的宁静又绚烂的透着撒碎光芒的深蓝色
  “看”我梦里的导游小姐就如同现实中的导游小姐,她们用着同样的上扬语调说着同样的话,索然无味。但是我打算用跟现实一样的敷衍态度去结束这个场景的想法在我抬头的那一瞬间支离破碎。
  我当时站在一个观望台上,观望台并不是水泥筑成的,它是一个红色的很大的铁架子。
  因为有云彩遮住了一角星空,所以我变换着角度,无意识的从台上下来。
  星星以月亮为背景聚拢在一起,并非是一团一团紧凑到满满当当,它们零零散散的在月亮的范围里,月亮也出奇的大,几乎占据了半个海平面。不过,我所说的海平面并不是现实知道的海平面。我梦里的海倒不如说是个一端是池塘,一端是大海,就像是细颈花瓶。而我身处在细颈花瓶的颈部,那里有普通池塘和这个大海池塘,我站在它们中间的一个宽广地区。普通池塘里有荷花,有荷叶,是真真正正的普通池塘。
  我又慢慢地走到大海池塘的右侧,为了绕开那朵云彩。我终于看清楚了,我就像对那片星空有这强烈到病态的执着一样,不停的往前走。
  “噗通”我掉到了海里。
  我的确像是感到了夜晚大海里特有的清新与凉爽,那个海里似乎浸满了星星,不知道是星星的光,还是星星本人。不过,星星的光大抵也不是它自己的。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然后我的指尖触到了底部的鹅卵石,当我的头再度冒出水面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想摆动手臂让自己停留在水面上,但是我的脑子里有个直觉让我即将开始的动作停下来,于是……我照着直觉做了。然后我就站在了鹅卵石上,鹅卵石因为重物的到来而互相挤压,发出来不算友好的声音。我的头和肩膀也稳稳的待在水面上
  “喂,再怎么高兴也不至于跳下去吧”我的左耳略先听到了这般带有调笑意味的男声
  “快上来吧”从远处赶来的女孩略有担忧,这次是右耳先听到的。我像是随意嗯了一声便双手撑起白石砖准备上来,双手撑了两次才上岸,当我上岸后转过身的一刹那,海上起浪了。
  浪把月下的海面翻腾起来,有一处地方像是草原上的鼓包,凸起的一大块,浪盖过又离开,显得那出鼓包像个小山。
  写到这里,梦就快结束了。但是我写作时的脑子却不正经的编起了故事——“神创造了光给太阳,而太阳转而把一半的光借给了月亮。但是月亮不似太阳,它冷冷清清的,不屑于这刺眼的光,于是、它把光一半的一半分给了星星们。最后,那些琐碎的星星们无暇顾及的光全部都归属于大海了。”
  不管是这篇文章还是上面的故事,我都写的如此乏味至极,但是我确实梦到了这样的大海池塘。可惜我是个三流写手,完全写不出它的妙处,反倒越看越像是胡言乱语。

评论